家長的故事

讓兒童笑顏重現 活出豐盛人生

兒童純真的心靈猶如白紙,然而,因為複雜的家庭背境,來自破碎家庭兒童的生命,似乎只得一片蒼白。
愛在天水圍兒童之家 - 小婦人的大使命

這邊廂過度活躍症的小孩在長桌上翻觔斗,繼而用錘子打破玻璃窗;那邊廂幾個小孩發生口角,在房裡打架;另一個小孩玩刀,弄得滿手鮮血……接踵而來的突發事件,對天水圍「兒童之家」的家長孫錦秀(孫姨)來說,猶如家常便飯。到底是甚麼叫她撐下去,走過14年的歲月?...

這邊廂過度活躍症的小孩在長桌上翻觔斗,繼而用錘子打破玻璃窗;那邊廂幾個小孩發生口角,在房裡打架;另一個小孩玩刀,弄得滿手鮮血……接踵而來的突發事件,對天水圍「兒童之家」的家長孫錦秀(孫姨)來說,猶如家常便飯。到底是甚麼叫她撐下去,走過14年的歲月?

仰賴上帝,照顧小孩
兒童得不到家人照顧,怎辦?誰來照顧他們?14年前,孫姨懷著滿腔熱誠,舉家搬到天水圍的「兒童之家」(由「聖公會聖基道兒童院」開辦,全港共24家,天水圍佔9家),成為「家長」,與八名乏人照顧的兒童組成一個大家庭。她說:「記得初來時,一下子要照顧八個小孩,十分吃力。有時孩子不開心,會對我說:『你是誰?我幹嘛要聽你的?連父母都不要我了,你為何還理我?你為的只是薪金而已!』那時我天天在上帝面前哭,巴不得馬上辭職。我心想,我是禱告清楚了才做這份工的,但若合乎神的心意,又怎會如此辛苦?不經不覺,做了一年,我的心平伏下來,漸明白上帝的美意:要照顧這些孩子,就是那麼困難,單靠人的愛心是不夠的,只有仰賴上帝,用基督的愛去愛他們,才可以撐下去!」

學習神愛,保養顧惜
入住「兒童之家」的都是心靈受創的小孩,孫姨如何跟他們相處?她說:「我會帶他們信主,讓他們知道每天都是神的恩典,昨天做錯了嗎?不要緊的,今天重新開始吧!我們會一起祈禱,學習彼此饒恕、包容和接納。我們都是罪人,內心的自我使我們互相排擠,無法好好去愛,我們都只看別人的缺點,看別人的不是,看別人的軟弱,以致與親友的關係日漸疏離,甚至反目成仇。當我自以為他們不可愛時,上帝會提醒我:『你也不可愛,可是我卻愛你!』真正的愛是無條件的,並且需要去學習的,上帝既要我愛那些可愛的,也叫我們愛那些不可愛的。其實,那些孩子的本性都是好的,只因受過傷,才變得不易相處。是神幫助我,叫我學會欣賞他們的可愛之處,對其保養顧惜。他們當中,有些離開了「兒童之家」,仍不時回來探望我,視我如生母。」

上帝使用,深感榮幸
孫姨為何選擇這份工?她表示:「我的性格比較急躁、易怒,但靠著禱告,仍可照顧他們,十多年來,沒犯過甚麼大錯,乃神的恩典!我出身低下階層,父親好賭,常使用暴力,他會用棍子打我背部,打得我在睡夢中也會痛醒。我母親敢怒不敢言,亦不敢向人求助,令我如同活在地獄一樣。我對自己的家充滿怨憤,多昐望有個避難所,可以救我遠離傷痛。我感受神,中四時,有位老師把我帶到教會去,叫我得著拯救與釋放。今天,我願意神藉我去照顧那些和我有相同遭遇的小孩。我只是個小婦人,沒甚麼才幹,能力也十分有限,但上帝仍然使用我,令我深感榮幸!」

文章來源:2008年2月2日am730

八個孩子的爸爸

「我的職責是管教「家」內八個男孩。我跟在外工作的妻子一同住在天水圍的兒童之家,放假才能返回自己的家。

我兩個孩子一個讀中五,一個出來工作了,不再要我費心,五年前太太去了兒童之家當家庭主婦,而我就在旅行社工作,兩人一起搬到院舍,跟一班小女孩生活。...

「我的職責是管教「家」內八個男孩。我跟在外工作的妻子一同住在天水圍的兒童之家,放假才能返回自己的家。

我兩個孩子一個讀中五,一個出來工作了,不再要我費心,五年前太太去了兒童之家當家庭主婦,而我就在旅行社工作,兩人一起搬到院舍,跟一班小女孩生活。後來太太不幹了,就由我來接捧。因為我是家庭主夫,只能負責全男班的兒童之家。以前,我只是回院舍跟小女孩吃吃玩玩,今天當了「一家之主」,雖然煮飯洗熨有家務助理代勞,卻要負責管和教了。

男人當家庭主夫有最大的優勢是夠威嚴,在這裡的每個孩子,背後都有故事,有無父無母的,也有被父母虐打的,更多來自單親家庭。好彩的,在這裡住半年,家庭情況轉好了,就可以回家,否則就一直住下去,我見過有四歲的小孩,因為父母都是癮君子,住到十八歲才走。因為生活環境影響,我未見過一個在兒童之家大的小朋友讀到大學。他們沒學壞,做送外賣都好,我已心滿意足。

這群小孩最缺乏的,是愛。很多父母見小朋友百厭就打,每次放假回來後看見他們身上的傷痕,我的心就很痛。所以每年端午中秋和冬至,我們也會「一家人」到酒樓做節,平日做對的就獎他小禮物,讓他們還感到人間溫暖。

但令他們笑得最燦爛的,還是每次放假回家的時候,而他們最期待的,不是我的禮物,而家有一日父親可以把他們接回家。

這裡始終不是他們的家,我取代不了父親的位置。」

文章來源: 2007年7日5日壹週刊

Judy姨「不一樣媽媽」

子女眾多,Judy姨對他們的期望卻只有一個:「不要行差踏錯,平平安安,找到份工,安定過活,我只想他們可以找到條好行的路。」

柴灣兒童之家的Judy姨(張珠迪),最近獲選為(該院的)優秀員工。育有兩子的Judy姨,與一般家庭主婦無異,只是11年來...

子女眾多,Judy姨對他們的期望卻只有一個:「不要行差踏錯,平平安安,找到份工,安定過活,我只想他們可以找到條好行的路。」

柴灣兒童之家的Judy姨(張珠迪),最近獲選為(該院的)優秀員工。育有兩子的Judy姨,與一般家庭主婦無異,只是11年來,她除了肩負教育兩名兒子的責任,還要照顧住在兒童之家、缺乏父母關懷的「子女」,陪著他們成長,指引他們的前路。

「Judy姨」天生一副慈母相,雙眼如彎月,看上去總是笑瞇瞇。Judy姨與丈夫育有兩子,長子20歲,幼子12歲,一家四口一起住在兒童之家,照顧另外8名孩子的起居生活。院童「來又去,去又來」,11年來,她已是30多名「子 女」的「媽媽」。

11年湊大逾30「子女」
成為兒童之家的「家長」,不是因為什麼宏願,而是「伯樂」賞識。Judy姨憶述,幼子出生後不久,她打算重投社會工作,丈夫得悉兒童之家招聘家長,認為她適合,就叫她試試,但她連什麼是兒童之家也不知,「起初以為總之要一人 湊8涸,工作就是湊仔,只想到自己是否做得來?如何洗衫煮飯呢……」入職後,她才知道家長不止做家務、照顧兒童起居,更要當他們的媽媽,關懷他們,指引他們的前路。

「丈夫與我都是大家庭出身,家中有一『竇』兄弟姊妹。自小表兄弟姊妹都住在附近,一玩就是『成竇』,所以我不覺得孩子很嘈,他們無聲無氣反而不習慣。」由一家4口變成一家12口,適應雖說沒太大問題,不過,初來報到,總要打 開話匣子。

幼子成溝通橋樑
還記得第一天上班,跟院童打招呼後就「你眼望我眼」,然後尷尬地入房收拾東西。當時不足一歲的幼子反而替她打開溝通之門,「他覺得悶就爬出來,其他女孩見他可愛逗他玩,大家開始有話題,很容易便熟絡。」直到現在,幼子仍是她與「子女」的溝通橋樑,只是換了另一方式。「我責罵他,其他8個都會收到。」原來每當這群孩子不聽話,媽媽就會借他「殺一儆百」。 「喜怒哀樂當然會有,他們始終是小朋友......其實做父母就是如此,常被子女牽著你的情感、情緒,他們頑皮時會很『激心』,他們氹你時又會很開心。」

「養兒百歲,長憂九十九。」羽翼長成的「子女」最令她牽腸掛肚,「有兩三個會經常聯絡,有些則很久才聯絡,跟我說說兒女經;有些生活不如意,會銷聲匿跡,不想你知道他的近況,不過都沒辦法,這些(子女)當然會較擔心。」

長大「子女」仍掛心
到現在,Judy姨依舊守候著他們,全因當天的承諾,「那時候傻傻的,跟女兒關係較close(密切),她們要我勾手指尾,要我等她們離開才可以離開。當時都有想,他們才中一,要待她們離開都要一段日子,不過她們這樣要求,又不妨跟她們約定,現在做吓做吓又不知第幾批了。」家舍的孩子大都缺乏家庭溫暖,因此都視照顧他們、陪伴他們成長的Judy姨為親人。Judy姨透露,子女一有空就找她,送禮給她,「女兒會喜歡摺公仔、傳紙仔,跟你傳情達意,過時過節又會摺花、摺星星,女兒就會咁多感情。」向她傳達什麼心意?「不要說了,好肉酸的……都是說『好彩遇到你』那類啦。」這些就是媽媽跟子女的秘密。

「Judy 姨好好但好惡」
一名剛剛轉到一所Band一中學、9月將升上中3的院童說:「面試時說的話都是Judy姨教的…‥成功轉校因為Judy姨。」縱使旁人都說這也有賴他自己面試的表現,但他始終歸功於Judy姨。

「Judy姨好好,不過好惡。」院童坦率地說出對這個「媽媽」的感受。在旁聽著的Judy姨,此時面帶笑容地走開,彷彿早已料到一班「子女」會如此評價她。

文章來源:2005年7月26日明報教得樂

返回